2019-11-19 02:31:22新京報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梅姨”新畫像刷屏公安部:非官方發布

2019-11-19 02:31:22新京報


警方2017年發布的“梅姨”畫像。


昨日,公安部刑偵局發布消息稱,梅姨信息暫無其他證據印證。網絡截圖

  公安部刑偵局:“梅姨”新畫像非官方發布;畫像作者稱根據與“梅姨”同居者描述作畫,曾發給尋親家長

  一則有關人販子“梅姨”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這則消息稱“梅姨”涉及9起拐賣兒童案件,至今仍未落網。11月18日,公安部相關部門發布消息稱,網傳“梅姨”新畫像非警方發布。廣東警方仍在積極尋找被拐兒童下落。但這幅畫像的來源并非無跡可循,據這幅畫像的作者林宇輝介紹,自己是受廣州增城警方所邀,根據與“梅姨”同居者4小時的描述作畫,作畫時警方在場。如今包括警方、尋親家長們尋找“梅姨”的腳步未曾停止。

  新京報訊 近期,搜尋人販子“梅姨”的一則消息在網上流傳。11月18日上午,公安部發布消息稱,網傳“梅姨”畫像非官方發布。梅姨是否存在,長相如何,暫無其他證據印證。

  網上所傳“梅姨”畫像從何而來?被稱為“畫像神探”的林宇輝昨日確認,這幅畫像為其所作,后將這幅作品轉發給尋子家長以便尋親所用。

  此外,廣州增城警方曾發布消息稱,相關拐賣兒童案件的中間人“梅姨”至今未找到。

  “梅姨”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布

  近日,拐賣兒童案嫌疑人“梅姨”的灰色和彩色畫像引發關注。

  公安部刑偵局官方微博和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臺官方微博11月18日上午發布消息稱,網絡上流傳的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布信息。

  消息中稱,梅姨是否存在,長相如何,暫無其他證據印證。廣東省公安廳未邀請專家對梅姨二次畫像,廣東警方仍在積極尋找其余7名兒童下落。CCSER(知名兒童失蹤預警平臺)不是公安機關官方權威平臺,請大家不信謠、不傳謠。

  “梅姨”畫像事件源于2016年。

  2016年3月,廣州一起拐賣兒童案被偵破。根據落網的人販子張維平供述,自己通過中間人“梅姨”聯系買家賣孩子。2017年6月,廣州增城警方發布一則公告,通緝綽號叫“梅姨”的女人,稱其涉嫌多起拐賣案件,并公布了一張“梅姨”的模擬畫像。這張畫像是公開發布的“梅姨”第一張畫像。

  此后,有關疑似“梅姨”被抓和官方辟謠交替出現。今年9月底迄今,據稱是“梅姨”的新畫像廣為流傳,引發社會關注。

  自從“梅姨”新畫像流傳后,有關“梅姨”在多地現身的消息再次流傳網上,先后包括湖南長沙開福警方、廣東佛山警方、湖南郴州警方等多地公安部門進行核實并排除了“梅姨”現身的消息。

  畫像作者:據“梅姨”同居者描述作畫

  2005年1月4日,申軍良1歲兒子被兩名男子搶走,申軍良尋親至今無果。

  11月17日晚,新京報記者從申軍良處獲悉,“梅姨”的第二幅畫像由退休警官、被稱作“畫像神探”的模擬畫像專家林宇輝所作。

  11月18日,林宇輝確認,近期網上流傳的“梅姨”畫像的確是其所畫。灰色畫像系其今年3月受邀所畫,彩色畫像系10月由軟件公司根據灰色畫像、電腦合成制作的相片,后其將畫像發給家屬以便尋親所用。

  林宇輝稱,有一位60多歲的老漢,稱其曾與梅姨同居兩年多,對梅姨的描述較為準確,對梅姨體態、相貌描述比較清楚。經過約4個小時描述,林宇輝把“梅姨”像畫了出來,這名老漢也表示認可。

  此外,林宇輝表示,畫像是受廣州增城警方所邀。廣州增城警方刑警大隊一位負責“梅姨”案的警官今年3月電話聯系他,邀請他到廣州給“梅姨”重新畫像,也給他訂了機票。作畫時有民警在場。畫完“梅姨”畫像后,警方當時未直接將畫像公布。此后,被拐兒童父親申軍良向他要“梅姨”畫像,“看能不能把梅姨畫像給他看看,我也能理解,因為畫稿在我手里,我給增城警方的是復印件”,林宇輝拍了畫像給申軍良。

  申軍良此后表示,自己曾將畫像發給多家媒體。

  林宇輝稱,增城警方說接觸過“梅姨”的人都覺得之前的畫像不像本人,和“梅姨”曾同居的老漢女兒也稱不像,在第一張公開發布的畫像中,“梅姨”臉型偏瘦,顯老。根據老漢的描述,林宇輝畫了新版畫像,老漢稱相似度在90%左右。

  新京報記者對比發現,在此前警方公布的畫像中,“梅姨”臉型偏瘦,顴骨相對較高,嘴唇較厚,面相顯老。而在新版畫像中,梅姨大圓臉,長著單眼皮、大嘴巴,鼻孔外露。

  11月18日上午,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回應稱,增城警方只在2017年公布“梅姨”畫像,后再未更新發布畫像。就是否曾二次邀請專家畫像,新京報記者致電增城警方,但未獲回復。

  ■ 焦點

  神秘“梅姨”的現身軌跡

  公開資料中,“梅姨”的信息首次出現是在2016年。

  《關于廣州增城警方找回2名被拐兒童的情況通報》顯示,2005年1月4日,申軍良1歲兒子申聰在增城沙莊街某出租屋內被兩名男子搶走。申軍良尋親近15年無果。

  案發后,分局成立專案組開展偵查工作。2016年3月,張維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獲。經審查,2003年至2005年期間,張維平等人在廣州、惠州等地先后實施數宗拐賣兒童案。2018年12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張維平、周容平2人死刑,楊朝平、劉正洪2人無期徒刑,陳壽碧有期徒刑10年。

  人販子被抓獲,但中間人“梅姨”至今未被找到。

  人販子稱通過中間人“梅姨”完成交易

  在審判期間,張維平供述,案子涉及的9個孩子,8個被賣到廣東省河源市紫金縣,都是張維平和“梅姨”把孩子抱過去,“梅姨”聯系的買家。因此找到“梅姨”意味著能找到所有孩子的下落。

  兩人最后一次聯絡是2005年底。當時電視里多次報道東莞警方的打拐行動,張維平換掉手機卡,主動切斷了與“梅姨”的聯系。

  根據張維平所了解的“梅姨”信息可分析出,“梅姨”今年60多歲,身高一米五幾,會講粵語和客家話,2003年至2005年間,她長期居住在廣州增城客運站附近的城豐村雞公山街,以做紅娘為生。后來還曾經在惠州、紫金、韶關新豐等地活動過。

  張維平供述出“梅姨”后,曾帶警方尋找過當年介紹他與“梅姨”相識的兩位老人。他們中一人已經去世;另一人患病,與“梅姨”沒有任何聯系。根據警方的相關信息顯示,辦案民警此前也曾帶張維平在紫金縣找到“梅姨”的前男友彭磊(化名)。彭磊稱,他并不知道“梅姨”在哪里。

  2017年廣州增城公安發布“梅姨”的模擬畫像,但增城警方辦案人員稱,雖然公安機關收到不少線索,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梅姨”失聯 家長多地搜尋

  申軍良2016年3月至2017年6月在增城尋人,2017年起在紫金尋人,申學良一邊打聽一邊貼尋人啟事,同時接收疑似“梅姨”和疑似被拐賣孩子的線索,與警方互通更新消息,縮小搜索范圍。

  根據警方提供的相關信息,申軍良2018年前往紫金縣,在“梅姨”前男友彭磊所在村子里待了3個月,想法子從彭磊口中獲取信息。

  那年申軍良差點以為找到“梅姨”了,在紫金時候,有人向他反映“梅姨”在紫金縣附近幫人算姻緣,申軍良還計劃如何抓住她,但行動之前,專案組傳來消息,這個婦人的生活軌跡和“梅姨”并不重合,她不是“梅姨”。

  新京報記者 周世玲 吳榮奎

  相關評論見A02版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组三必中万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