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8 22:41:58新京報 記者:梁辰 編輯:岳彩周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揭秘雷軍拆“金”術 國產辦公軟件WPS二十年上市始末

2019-11-18 22:41:58新京報 記者:梁辰

股票開始交易后不久,金山辦公實際控制人雷軍接受媒體采訪時說,“等的時間太久以后你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也是他作為實際控制人的第三家上市公司,其他兩家公司金山軟件(03888.HK)和小米集團(00810.HK)相隔11年在港交所掛牌上市。


作為第五十四家敲響科創板銅鑼的公司,金山辦公的股價在首個交易日開盤大漲205%后,有所回落,直至收盤時,公司股價為126.35元,較發行價漲幅為175.51%,較開盤價下跌9.75%。


股票開始交易后不久,金山辦公實際控制人雷軍接受媒體采訪時說,“等的時間太久以后你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雷軍目前在金山辦公的身份是董事,并不領取薪水。不過,作為實際控制人,上市前雷軍間接持有11.99%的股權,新股發行后占比稀釋至10%左右。


這也是他作為實際控制人的第三家上市公司,其他兩家公司金山軟件(03888.HK)和小米集團(00810.HK)相隔11年在港交所掛牌上市。事實上,金山辦公的前身為金山軟件旗下獨立的辦公軟件業務主體,是金山軟件上市時兩大核心業務之一。如今獨立分拆上市后,金山軟件通過全資持有的WPS香港持股52.71%。


對于拆分獨立上市的必要性,金山辦公在招股書中的解釋包括補充資金、提高形象,以及推動公司治理。在上市現場,雷軍告訴記者,分拆上市是既定的策略,此前第一家分拆上市的是獵豹移動,金山辦公是第二家,而接下來金山云也正在IPO的路上。“當年我們規劃把事業部子公司化,推動團隊持股,而且在戰略上轉型移動互聯網”。


不過,同一交易日,恒生指數強勢反彈之下,金山軟件開盤后逆勢大跌超過6%。收盤時,金山軟件跌幅為6.65%。有港股分析師告訴記者,“這是市場的反應”。


熱鬧的交易所:雷軍唏噓堅持的意義


11月18日上午開始交易前18分鐘,佩戴紅色領帶的雷軍和金色領帶的金山辦公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葛珂與公司創始人求伯君、張旋龍和一眾公司高層、投資者和政府官員入場。作為金山軟件的股東之一,騰訊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湯道生也到場觀禮。


在致辭時,雷軍難以掩飾激動的心情,他表示,金山辦公的歷程是一個堅持夢想并最終取得勝利的勵志故事。1999年準備上市時,董秘就是葛珂。如今,董秘成了董事長,并最終掛牌上市成功。上市的核心團隊已經共事了二十年,彼此有著深厚的情誼。上市前一晚,幾個堅持到上市時的兄弟還在一起喝了頓酒。


不僅如此,很多金山辦公前員工也都被邀請來參加了這場上市儀式。其中,一位創業公司總裁在社交軟件上曬出了老員工們與求伯君的合影,而他本人曾在大學畢業后即加入金山辦公。葛珂在隨后的采訪中表示,金山辦公的大量人才積累來自于校園,公司有很濃厚的“大五文化”,這些員工往往在金山找到了和學校類似的生活。



在一系列致辭,簽字儀式后。葛珂代表金山辦公和上交所互換禮物。金山準備了一座“金山”樣式的雕塑,而上交所回贈了一面縮小版的銅鑼。隨后,雷軍、葛珂接過求伯君和金山辦公首席運營官章慶元遞過來的鑼錘,敲響上市鑼。背后的大屏幕開始滾動股價、成交量、換手率和漲跌幅。


在中國IT產業發展中,金山成名甚早,歷經DOS系統、Windows代表的PC互聯網時代,以及智能手機興起后的移動互聯網時代。金山辦公的主營產品WPS辦公軟件曾遭遇危機,如今雷軍概括稱“遭遇了前有微軟,后有盜版的窘迫”,自2000年金山經歷了長達五年多的軟件重寫。在這之后,其產品架構沿用至今。


然而,這也令金山錯失了與阿里巴巴、騰訊等公司在互聯網市場攻城略地的機會。2011年,金山辦公從金山軟件分拆獨立后,雷軍在不知道怎么在移動互聯網下做辦公軟件的情況下,仍然要求葛珂帶領團隊轉型,并要求其把融資款全部投入研發,放棄利潤考核。2018年底,金山辦公主要產品月活躍用戶數超過3億。


在上交所會議室里,談及這段往事,雷軍仍然唏噓感慨,“其實在過去這么多年里面,有很多人很多次勸我放棄WPS,但是我們能夠堅持下來,我覺得還是跟我們的使命是息息相關的。”


波折A股上市路:最終創業板轉科創板


金山的上市夢開始得很早。1999年開始籌劃上市,輾轉香港、國內A股、美國等股票交易所,多番努力未果。


雷軍回憶往事時稱,“我們當時(2000年)正在準備國內的A股上市,對利潤的要求非常之高,在那時候我們砍掉了一個很重要的項目iWPS,確保整個WPS的重寫”。“iWPS”是一個由金山開發的上網基礎工作平臺,提供撥號上網、網頁瀏覽、郵件分發、網絡通訊和資源管理等多種功能服務。


2007年10月9日,金山軟件回到香港聯交所,成功掛牌上市交易,當時護送金山上市的有聯想控股、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英特爾等。上市的主營業務分為應用軟件和娛樂軟件兩個部分。上市后,雷軍曾出走數年。


2010年,雷軍重回金山的同時,宣布收購可牛公司,后者的首席執行官傅盛負責金山安全。幾經整合后,2014年準備在美國上市,變更為今天獵豹移動的名字。2017年2月,金山軟件將其持股的表決權轉授傅盛,獵豹移動脫離金山獨立運營。2019年8月,金山軟件計劃進行減值撥備。


另一項雷軍回歸后的動作是,2012年,金山又成立了一家云計算公司金山云。截至2018年1月,其已完成D輪融資,估值超過23億美元。這是金山軟件公告過的另一家準備分拆獨立上市的公司。


時間撥至2016年10月,金山軟件曾公告稱,其正考慮分拆金山辦公及其附屬公司,計劃在中國一家證券交易所獨立上市。2017年3月,金山軟件首席財務官吳育強在全年業績會上表示,計劃在深圳創業板上市,短期內會遞交申請表。兩個月后,金山辦公提交了申報稿。


對于這一過程,葛珂告訴記者,2015年開始考慮上市的時候,期望選擇戰略新興板,因為注冊制可以極大加速上市的進程,時間就是成本,尤其是對高新技術企業,風口也就是一兩年。但后來戰略新興板并未成型,創業板已經開啟,所以就轉而申請創業板。


不過,提交申請后,其曾一度遭遇中止審查。同年12月,申請再次獲得反饋后,公開信息中一直未有新的動向。直至2019年5月,上交所宣布受理金山辦公的科創板上市申請。至11月啟動申購,金山辦公經歷了6個月的時間。


面臨業績拷問:犧牲凈利潤投入研發


金山軟件的財報和金山辦公的招股書都顯示出,金山辦公營收不斷增長,但也暴露出金山辦公多個危機。2016年,福昕軟件對金山辦公的起訴仍在審理中。如果敗訴,金山則面臨賠償和部分產品下架的風險。這個風險被寫在了對投資者風險提示的第一項。


招股書的第二個風險提示則是經營。第三季度,金山辦公預計實現扣非后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1.48億元人民幣至1.76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8.96%至4.09%。研發費用和IDC、CDN成本提升對凈利潤增速造成影響。


葛珂回應稱,自己并沒有那么關注凈利潤,而團隊仍保留了一旦有利潤就投入研發的特點,2018年在利潤比較好的情況下,其投資了研發中心,已經積累了500多名研發人員。招股書顯示,過去三年其研發費用占營收比例持續超過35%。


與此同時,葛珂強調,金山辦公的收入仍在高速增長,每一個研發投入未來都會有利潤回報,所以從長期來講,這是我們堅持技術創業的一個重要表現。上述招股書顯示,金山辦公預計其前九個月實現營收約為10.18億元人民幣至10.5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6.26%至41.56%。


從具體業務來看,金山辦公的收入來源包括軟件產品的授權使用費、廣告推廣服務費和服務訂閱費。其中廣告收入在2019年前三個月占比超過了30%,但葛珂表示,其將限制廣告業務以避免對用戶的打擾。所以,目前來看金山辦公的業績增長仍來自于辦公產品,除了面向企業和政府客戶外,個人用戶的增值服務的ARPU值拉升也成為關鍵。


不過,對于金山辦公來說,微軟仍是一座高山。第三季度同期的微軟2020財年第一季度業績顯示,該季度微軟整體營收達到了331億美元,其中包含Office 365等服務的生產力和業務流程業務收入為111億美元。


至于接下來的增長空間,雷軍告訴記者,上市完成后,公司會繼續開會進行深入的討論,而他本人的方向性建議是,推動全球化戰略,以及辦公軟件如何進入企業市場。


與雷軍不同,葛珂更加務實,他多次強調金山辦公要扎根中國市場、服務中國用戶,但他也表示將開拓與中國市場類似的亞洲市場、一帶一路國家以及歐美發達國市場。在新興市場,金山辦公成立了當地公司,而在美國等市場推出獨特的產品。


對于產品拓展,葛珂也一樣謹慎。盡管已投入了多個AI項目的研發,以及瞄向生產協同的方向,但他仍表示,可能還會聚焦在辦公服務領域,會根據用戶需求來確定延展的方向,而不是為資本運作而做。金山辦公作為生態的一部分,跟騰訊和阿里巴巴都有合作。在小程序這樣的很多新場景下,需要企業快速反應。



金山軟件下跌背后:投資人買預期、賣現實


與雷軍40后創業的小米風波不斷不同,40歲前參與的金山軟件是一家低調的公司,鮮少出現大新聞。有港股投資者告訴記者,金山軟件在港股交易中算是一只不錯的股票。


在金山軟件的財報中,回顧上半年業績的時候,雷軍使用了“穩健”一詞來形容,而在三季度業績中則談到了“充滿挑戰的局勢”。縱觀最近五年的財報,曾經的現金牛游戲業務占比已開始逐步下滑,從超過60%,在最新一季度已經縮水至32.8%。


游戲業務遭遇生命周期的自然回落時,的確可以看到其云服務和辦公業務的增長。不過,云服務三季度增長受益于大型活動的需求,如何保持住仍待觀察,因為在競爭中“燒錢”也更快。


金山辦公掛牌當日,在港股上市的金山軟件表現了完全不同的曲線。金山辦公開盤價大幅超過發行價,漲幅超過了205%,與此同時,金山軟件卻一路下跌超過6%。有港股券商分析師告訴記者,“投資者在買預期、賣現實”。


不過,對于獨立上市的金山辦公,券商普遍看好。國金證券研報稱,金山辦公有望在B端、C端、內容生態、以及順應一帶一路發展布局海外市場四個突破口提升產品滲透率。


新京報記者 梁辰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柳寶慶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组三必中万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