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8 02:31:26新京報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食品股違規減持怪家屬 年報問詢創新高

2019-05-28 02:31:26新京報


創意圖片/新京報記者 王遠征

  食品股現三大顯著特征,*ST新增4名成員,5家公司高管或股東違規增減持,20家企業收年報事后審核問詢函

  5月19日,涪陵榨菜副總經理賀云川因超額減持上市公司3153股構成違規減持,原因竟是家屬誤操作。事實上,自今年2月以來,桃李面包、元祖股份、莫高股份、海天味業、涪陵榨菜等企業先后出現高管或股東違規增減持,而“家屬誤操作”竟成為使用最多的違規理由。

  新京報記者進一步梳理食品股的表現發現,除了“親屬誤操作”違規減持外,食品上市企業的年報事后審核問詢也增多,至少有20家食品企業收到滬深兩大交易所下發的年報事后審核問詢函,數量之多以及問詢之嚴創近年新高。

  此外,食品企業有的“披星戴帽”,有的扭虧為盈,有的逃過了*ST,卻逃不掉其他風險警示(ST),如海南椰島、東方海洋、天寶食品等。

  專家指出,食品股的這三大現象在不同程度上暴露出企業的內控問題。而想要徹底“摘帽”,最終還是要靠扎實的業績和嚴格的內控說話。

  違規減持“家屬”背鍋

  今年以來,包括桃李面包、元祖股份、莫高股份、海天味業、涪陵榨菜在內的多家食品企業發生高管或股東違規減(增)持,其中最常見的違規理由便是“家屬誤操作”。

  5月19日,涪陵榨菜副總經理賀云川因超額減持上市公司3153股構成違規減持,而向投資者致歉。涪陵榨菜核查稱,因賀云川工作繁忙,證券賬戶由其配偶代為管理,此次違規減持是因其配偶對高管減持的要求認識不足而操作失誤導致。

  就在涪陵榨菜高管致歉兩天前,海天味業也收到了公司監事陳伯林發來的短線交易說明和致歉函。因“家屬誤操作”,陳伯林當天在減持公司12.3萬股的同時又買入2000股,因此構成短線交易。而早在2月28日,桃李面包董事盛龍就因“親屬操作失誤”買入公司900股,違反了董事不得在年報披露窗口期買入股票的規定。

  如果說以上這波操作皆因“家屬失誤”,那么84歲的桃李面包董事長吳志剛誤買入公司股票就只能怪自己“手抖”了。1月16日,吳志剛在模擬減持公司股份時,將“賣出”指令誤操作成“買入”,錯誤買入公司股票7200股。因幾天前剛剛減持過公司股份,吳志剛此次操作的收益應歸公司所有。但由于未實際獲益,桃李面包能做的就只有對年邁的董事長進行批評教育了。

  對于元祖股份和莫高股份來說,其股東違規減持的后果遠沒有致歉這么簡單。4月3日,因在減持股份前未進行預披露,元祖股份控股股東卓傲國際收到中國證監會上海監管局警示函。對于此次違規減持,卓傲國際歸因于操盤人員誤操作導致。4月30日,甘肅上市葡萄酒企業莫高股份原第三大股東西藏華富也因違規減持且未及時信披,被上交所予以監管關注。

  年報審核遭監管拷問

  今年A股食品上市公司的另一大特點,是年報事后審核問詢函顯著增多,一些企業年報甚至被戲稱遭遇“靈魂拷問”。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大北農、獐子島、山西汾酒、科迪乳業、來伊份等在內的至少20家食品企業接到年報事后審核問詢函,涉及關聯交易、應收賬款、股權變更、公司訴訟、債務風險、商譽減值、經營數據等各類問題。

  就行業而言,有8家農業股收到年報事后審核問詢函,約占此類問題企業數量的半壁江山,其中獐子島、大北農、*ST雛鷹、ST東海洋、天寶食品被問詢的問題均在10個以上。此外,釀酒股遭遇問詢的企業也多達7家,包括山西汾酒、*ST西發、ST椰島、通葡股份、*ST皇臺、金楓酒業、*ST中葡。

  水產養殖及加工企業ST東海洋被問詢的問題多達20條,居各企業之首。2018年財報顯示,ST東海洋對存貨計提減值準備同比暴增183.52倍,與經營活動有關的“支付的其他往來款”達8.66億元。與之相對,公司的研發費用支出僅70.42萬元。對此,深交所要求ST東海洋對相關問題進行說明,同時補充披露公司內控失效的原因、責任主體的認定及追責安排。

  山西汾酒被問詢的年報問題多達10條,主要包括公司會議費同比大增130.67%;公司關聯交易規模從2016年的7.76億元逐年增加到2018年的29.28億元,且日常關聯交易金額超過股東大會審議金額等。對此,上交所要求山西汾酒說明其會議費的具體構成及大幅增長的原因、大額關聯交易是否存在損害公司獨立性的風險,以及公司內控是否存在缺陷。

  在上述接到年報事后審核問詢函的企業中,ST東海洋、*ST皇臺、*ST雛鷹、天寶食品目前均因信披違規等問題被監管部門立案調查。此外,審計機構還對*ST皇臺、*ST中葡、*ST西發、*ST雛鷹的年報數據發表了“不確定性”意見。

  想摘卻難摘掉的“ST”

  對于那些游走在退市邊緣的食品企業來說,2018年報的發布無異于一場命運宣判。脫離退市風險警示的企業各有招數,“披星戴帽”的公司卻總是境況相同。

  身為“奶粉第一股”,貝因美在連續兩年巨虧的情況下于2018年扭虧為盈,順利撤銷退市風險警示。貝因美為此可謂是用盡大招,如出售房產、與經銷商簽署承銷大單、出售全資子公司貝因美豆逗等,但真正出現成效卻是在創始人謝宏回歸后。

  為成功保殼,新疆乳企西部牧業一口氣向關聯方天山軍墾牧業出售旗下16家牧業資產及股權,總交易價格超過2.63億元。*ST椰島則在前三季度連續大額虧損的情況下,靠“賣樓”順利扭虧。不過由于公司及有關責任人曾于去年底被上交所予以公開譴責,*ST椰島最終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也由*ST椰島變為ST椰島。

  與上述3家公司相比,自上市以來被4次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的*ST皇臺,此次因連虧3年被暫停股票上市。為保殼,*ST皇臺曾籌劃一攬子的葡萄酒業務整合與處置計劃,但其前控股股東上海厚豐未能如約支付股權轉讓價款,而收購深圳市中幼國際教育股權也尚未完成。

  由于2017年、2018年連續虧損,蓮花健康、中葡股份、雛鷹農牧成為“*ST”新成員。包括*ST皇臺、*ST西發在內,這些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的企業除業績虧損外,還多數遭遇訴訟纏身、違法違規、股東股權輪候凍結、管理層動蕩等問題,體現出一定的共同特性。

  值得關注的是,拉薩啤酒母公司西藏銀河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是唯一僅在2018年虧損的*ST企業。由于原控股股東天易隆興以上市公司名義對外借款并涉訴,累計占用上市公司資金3960萬元,該公司自4月10日起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由“西藏發展”變為“ST西發”。自5月6日起,ST西發又因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2018年財報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被深交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的特別處理,股票簡稱變為*ST西發。

  同樣因控股股東占用資金而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的,還有山東東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月14日,在控股股東歸還占用資金2.84億元的情況下,東方海洋還有約5.35億元的資金被占用。自2月18日起,東方海洋股票簡稱變為ST東海洋。

  此外,天寶食品因違規對外擔保約2.68億元,超過公司2018年度凈資產的10%,自5月28日起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變為ST天寶。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郭鐵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组三必中万能方法